1. 
      

    2. <track id="5605s"><em id="5605s"></em></track>

      • 故事中國

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繼續...

      今波:「王牌主持人」的幕后故事丨有多風光,就有多煎熬

      作者:上海文藝出版社 期數:無 發布時間:2019-08-05

      你了解主持人這個行業嗎?


      你知道他們每天的日常是怎樣的么?


      他們每天在面臨哪些抉擇與挑戰呢?


      那個你不熟悉的世界,盡在我們今日的推送當中



      今天,我們得先從作者說起。



      今波


      知名電視主持人,資深媒體人,歷史文化研究者,文化中國研究會創始人。二十多年職業生涯,先后在內蒙古電視臺、南京交通廣播電臺、江蘇電視臺、上海廣播電視臺擔任策劃人、制作人和主持人。其開創并主持的江蘇電視臺綜藝娛樂節目《非常周末》曾創造中國內地常設電視欄目最高收視率紀錄;策劃并主持了《文化中國》《收藏》《博物志》《沙場》等諸多廣受好評和屢獲獎項的文化紀實節目,在中國以及海外有著廣泛的影響力。



      今波從一個真實從業者的角度出發,隱含著某種精神自傳性質的文字,使讀者更貼近他們想要探索的一種事實。


      有關意外


      當天,娛樂頻道的辦公室特別忙碌,因為下午有兩場重要的節目錄制——《星光現場》的季中淘汰賽以及新版《超級周末》的首次錄制。


      眾人正在緊張地做著對接工作,沈娜邊上的電話響了。她拿起電話,原來是從演播室打過來了。只是沒聽幾句,她原本清冷的聲音突然高了八度:


      “什么?怎么不早說啊?都這個點兒了!……不行,這事現在不能商量,是我們先定的錄像時間……提前不了,嘉賓還沒來呢……好了,不說了,我現在過來!”說著,“啪”的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
      聽到動靜,辦公室里的每個人都緊張地朝沈娜看去。沈娜平日里以冷靜著稱,從來沒有見過她發這么大的火:“思思,跟我一起來!”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,就見她沉著臉快步走了出去,思思連忙放下手上的活跟了出去。


    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

      “聽起來應該是錄像時間出問題了吧。”


      大伙兒議論紛紛,很快就又低頭開始忙各自手頭上的事情。下午節目要錄像,此刻,誰也顧不上誰。確認嘉賓的到達時間,確認節目流程,聯系舞美道具、舞蹈演員、主持人服裝……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忙碌和莫名的焦躁。


      “小葉,和高飛他們對好臺本了嗎?”主編薛小磊從一堆材料中伸出頭。


      “還沒有。鄭易、宋蟬都已經對過啦,飛哥才從外地回來,等會才能到臺里。”小葉吐了吐舌頭。


      “抓緊時間。”薛小磊又把頭埋進了自己的辦公桌,對著電腦一頓噼里啪啦地敲字。


      “布谷——布谷——”桌上的布谷鳥鬧鐘響了兩下。


      辦公室門猛然被推開。“聽說下午的錄制,咱們和《超級周末》被安排重了。”一個小胖子敞著襯衣扣子,端著茶杯,緊挪著步子走了進來。


      有人停下手中的活看著他,有人置之不理,蒙頭做事,有人則笑著搭腔:


      “陳亮,你開什么玩笑?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安排錯?”


      “還沒到愚人節啦。”


      “別瞎嚷嚷了,趕緊做你的事吧。”


      似乎沒人信陳亮的話,可是每個人的語氣中又有點疑惑。


      “陳亮,你聽誰說的啊?”


      “剛才碰到攝像團隊的曾光頭,他說的。娜姐已經下去協調了。”陳亮忙辯解,圓鼓鼓的臉漲得通紅。


      為節目安排正忙得焦頭爛額的幾個編導,立馬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

      “小葉,快打個電話問問。”薛小磊說話了。


      小葉忙應聲,接著整個辦公室里都聽到了她“啊——”的一聲驚叫。



      “看來是真的!電話里我都能聽見娜姐的聲音。”小葉掛斷電話,對著辦公室里的人喊道。


      眾人一個個放下手頭的活,七嘴八舌開始了討論。


      “什么情況啊?”


      “好像排錯時間了。”


      “我去,這事也會有啊!今天的棚是誰安排的?”


      “聽說大嘴怪不是出差了嘛,有可能是個新手安排的。”


      “那還能錄嗎?”


      “看娜姐回來怎么說吧。”


      眾人還在議論紛紛,這邊編導張妮的手機就響了。


      ……


      有關潛規則


      與此同時,高飛隨著方亞楠來到她的住所。高飛顯然喝得有點多了,少了幾分往日的從容和儒雅,顯得有些心浮氣躁。


      “方亞楠,你是不是早知道對方的意思?”高飛跟著方亞楠進了大門。


      “對方什么意思?”方亞楠優雅地在沙發上坐下,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。


      “不要裝了,就是對宋嬋不懷好意。”高飛側身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,扯開自己的領結,壓抑著怒火質問道。


      “怎么,心疼了?”方亞楠似笑非笑地瞥了高飛一眼,從隨身包中取出化妝鏡,照了照。


      “你少給我扯,回答我的問題。”高飛拉下領結,敞開襯衫領口。


      “飛哥,這種事兒在這個圈子不稀奇吧?”方亞楠拿出粉餅,一邊補著妝,一邊不以為意地回答。


      “就是說,你早知道對方的意思?你是有意的咯?”高飛見她這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怒火更盛。


      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一切都是自愿的,我也沒有強迫誰,不是嗎?”方亞楠“啪”的一聲合上化妝盒,把臉一板反問道。


      “什么?你不覺得有些卑鄙嗎?”高飛吼起來,脖子上青筋若隱若現。


      “卑鄙?高飛,你說我?你之前用了個小明星代替宋嬋過去就不卑鄙?”方亞楠見到高飛這副樣子,既不害怕也不生氣,只是冷笑著,露出嘲弄的表情,“還有,張揚跟齊力電器李總……你以為我不知道?”


      “那怎么能一樣?”高飛氣勢一滯,為之語塞。


      “有什么不一樣?”


      “你……”


      “高飛,你搞清楚一點,現在是我在幫你拯救《超級周末》。你要不樂意,我立刻撒手,一個電話過去,對方馬上可以取消贊助,你信不信?”


      見方亞楠拿出手機,高飛臉上一陣紅一陣青,澀聲道:“亞楠,你到底想怎么樣?”


      “怎么樣?”方亞楠收回手機,冷冷地道,“我跟你說過了,你欠我的,該還了!”


      “你到底要什么?”高飛深吸一口氣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道。


      “要什么?當然是《超級周末》女主持的位置。”


      關于一個行業的未來



      “我不說這個新聞節目的內容,這方面你是專家,我想聽聽這個項目如何持續運營?商業模式是怎樣的?”


      “類似之前《我在現場》的模式。我們通過現場采訪,與相關社會熱點的當事人和目擊者對話,并且收集不同人的看法,產生碰撞,探索持有不同立場的人對待同一個社會熱點的價值觀差異。可以是出生年代不同帶來的差異,可以是利益沖突帶來的差異,可以是集體和個人的差異……”


      杜宇一提到新聞項目,便渾然忘了剛才的不快和局促,滔滔不絕地說起了自己對于節目的創意想法。大量的排比句,滲透著一種難以阻擋的激情,沈娜看得出,這個想法已經在杜宇的心中成長、發酵良久。


      她靜靜地聽著,頻頻點頭表示明白,直到杜宇說得口干舌燥,拿起咖啡的空當,才插嘴道:“杜宇,你說的想法,非常好!不過,我剛才問的問題不是節目的策劃,而是,你怎么運營?說簡單點,怎么造血,怎么盈利?”


      “呃……”杜宇微微一滯,道,“就是將節目做起來,放在網絡上,吸引粉絲關注和轉發,只要粉絲數量上去,那我們便可以找企業贊助或者廣告了。”


      “好,這是新媒體節目的通常模式。那么接下來,對于贊助方而言,他們會問幾個問題:一是節目的影響力,也就是有多少粉絲、多少轉發量,我們怎么回答?二是,我們的受眾是怎樣的人群?跟企業品牌的目標人群是否一致?”


      “這個……娜姐,我覺得是這樣,這個項目需要一步一步地發展,無論是粉絲還是轉發數量,都是需要累積的,到了一定規模之后,自然就有廣告商或者品牌商注意。我們只要有粉絲數量,他們就會找到我們的。”


     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那這個項目,你覺得大致什么樣的人群會成為粉絲呢?”


      “我覺得是有一定思想的、比較關注社會熱點的大眾人群。”


      “這個描述太寬泛。這樣說吧,女性化妝品肯定會關注女性受眾,汽車會關注有一定經濟實力的都市人群,碳酸飲料等快消品關注的是年輕人群,食品公司關注以家庭為單位的人群。那么新聞類的節目,會吸引什么樣的關注人群呢?”


      “這個……”杜宇頭上有些冒汗,他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,可是面對沈娜卻不甘承認,腦海中快速運轉,回答道,“娜姐,我覺得我們剛做這個項目的時候,沒有辦法那么快確認我們的粉絲,目標人群也不是說我們想吸引就能吸引的。


      我們更應該做的是,根據我們的想法去做好我們的節目,自然會吸引到喜歡節目的知音,那么品牌公司可以看節目中有沒有他們的目標受眾,而不是由我們來告訴他們。如果他們覺得有價值,自然就能成為我們的贊助。”


      “你的意思是,先以我為主做好節目,引領市場和粉絲,而不是追逐,是吧?”


      “是的,就是這個意思。”


      “這也是一種模式。我們需要摸著石頭過河,推進速度需要根據實際情況來調整,是這樣嗎?”


      “沒錯,我們可以隨時調整,就跟打磨璞玉一樣,慢慢磨,不能急的。”


      “好的,如果是這樣,那我們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如何量力而為地控制成本,就成了重中之重,對嗎?”


      “嗯……是的,我想過了,成本不是很高的。”


      “好,那你覺得會有哪些成本?”


      “我覺得,沒有什么成本啊。就是跟‘毒舌Baby’一樣,我們拿著攝像機去采訪,然后做后期剪輯,放到網上傳播。攝像機,我們有現成的。”


      “好,這也是新媒體模式的特質,門檻低。我們現在暫時不提節目在網絡上的推廣成本,這個其實不低的。我們只說制作成本,現場采訪你可以完成,攝像機,有現成的,但節目制作,我們還需要一個攝影師,一個后期剪輯,這個都需要成本。是準備自己做,還是外包,還是招募監制?預計費用是多少?”


      “這個……”


      “所以,無論是什么節目,娛樂類還是新聞類,其實都有一定的成本。這個,你同意嗎?其實除了剛才所說的硬性成本,還有一些軟性成本,你知道是什么嗎?”沈娜見杜宇面現尷尬,沒有繼續提問,只是溫言道。


      “時間成本?”杜宇試探著問道。


      “沒錯,時間成本,這是其中之一。”沈娜點頭表示正確,“另外一個,是機會成本。有的時候,機會只有一次。”


      “所以,你也認為新聞項目,其實沒有什么機會?”杜宇有些沮喪。


      “杜宇,說實話,我也不知道。”沈娜見杜宇的樣子,有些不忍,回道,“我在新媒體方面也不是專家,所以我也無法判斷。不過,相對于電視臺,新媒體行業有更大的寬容度,我們可以一起試試。”


      創意和執行,就好像陰陽的兩面,只有創意沒有執行則是空中樓臺,只有執行而沒有創意則如同苦力,變得廉價。然而兩者也需要“陰陽平衡”,一流的創意遇到三流的執行,甚至還不如三流的創意配合三流的執行。


      同樣,項目和資源,也是一陰一陽,項目是對資源的合理利用和累積。然而創業者與打工者的區別是,創業者需要在使用資源的同時,考慮資源的匯集,而打工者往往只需要考慮更高效率地利用好資源。


      只是,并不是所有人在踏出創業這一步之后,都能迅速改變自己的工作習慣和思維方式,畢竟人更習慣于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思考問題。



      是不是感覺這是一個極其熟悉但又完全不同的生態圈?


      這還不過是作者寫到的冰山一角!


      快快關注吧~


      上一篇:上海書展怎么逛?上海文藝這10種文學原創可以掂一掂!
      下一篇:職稱還是生命?這是一個問題!

      踩0


       

      相關鏈接
      精品推薦
      本周原創瀏覽排行榜
      本周人氣寫手排行榜

      首 頁 | 關于故事會 | 廣告信息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      版權所有?上海故事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。 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 技術支持:上海瀟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      備案序號:滬ICP備12000829號
     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007號
     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:滬批字第U3918號

      滬公網備310101100042236
      天天色影视综合